太阳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SEE YOU AGAIN(下State of Qatar

时间:2020-01-20 03:25

图片 1

===離開,不見得是錯誤的決定===

我可以說,根本沒有什麼好演員,根本就是在演自己嘛?!

图片出处:日本动漫《未来日记》

隔日一早,文星伊率先醒來,見到金容仙安穩的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在這樣一部沒有高邏輯的故事情節,洋洋灑灑一堆細節的電影里,每個人都把自己的本質浸入角色里。這裡面,張國榮是最自己的。並不是說,現實生活中他有多麼的作糜,但絕對在骨子裡有這份潛質。何寶榮想要被人愛,又害怕被人傷害,這根本歸結于他著實是不愛惜自己的。當他掛了彩出現在黎耀輝面前時,是在乞討愛。這就好像是用I LOVE YOU來代替“我愛你”的表白,誰也不吃虧地,同樣寂寞又自卑的兩個人有了一個在一起的理由。這招數對黎耀輝很是受用,梁朝偉的克制與深沉很對何寶榮的任性與作弄。於是,當孩子榮玩累了,媽媽輝就開始釋放自己的愛。最搞笑的是,榮對著發著燒的輝抱怨餓死了,起來做飯啦。這並不是不愛,這隻是表達愛的一種方式而已,這一點輝很明白的,所以就有了他裹個紅格毯子氣鼓鼓地做炒飯。他們的關係,就是愛與依賴。愛有時與實際行動是無關的,只是一種感覺而已。因此最後走到一起的人,不一定是最愛的,最愛的,往往不需要走在一起。

「沒有將來的夢想,也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情,這樣的話,不就意味著未來沒有意義麼……」我是這樣想著。如果得到那個「日記」的話,到那個時候……天野雪輝是個優秀的學生,每天都以手機寫日記。一天,天野雪輝從一個叫時空王「deus.x.makina」收到一部手機,而deus說這是個遊戲,這樣雪野就收下了。可是他後來發現這不是一部普通的手機,而是寫著他的未來「未來日記」……當他知道不久後,手機出現「18:21 dead end」的字句,正當他慌張不已時,另外一個未來日記的持有者出現了,奇怪的事從此就展開了……

微微的笑了起來,凝視著熟睡中的人....

看著黎耀輝在餐館里打工,在屠場里打工,突然覺得,無論人墮到多麼低的地步,都有努力的機會。如果一個人不作,而是心平氣和地面對一條發展道路上所遇上的艱難險阻與筋疲力盡,抓住命運給你的機會拼命往好的方向偏一點,最終的結果總是不差的。這個道理,無論是在事業上,還是在感情上,都是行得通的。當你覺得這條路頂不順的時候,冷靜下來,在白紙上像解一道數學題一樣劃拉劃拉,給自己找各具體可行的出路,忘掉所有的不鐘意,以最大可能避免一切不好的東西,從頭來過。放在感情上,就是不要講離婚。是人都會犯錯,而對你最愛的人,又有什麼是不能原諒的呢。憑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理論,兩個人決定結婚時定是有著一輩子也不變的理由的,但是人往往會忘記自己的初衷。就好像榮手好了之後,就開始想著拿PASSPORT離開,因為兩個人在一起不能HAPPY TOGETHER了。但榮卻不記得自己每一次與輝講“不如我們從頭來過”的初衷了。就像狼來了的故事一樣,有一天輝搬走了,不會有人聽你講這句話了,於是深愛的兩個人就分開了。分開並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兩個人不能HAPPY TOGETHER了。多麼可笑,落到這個地步沒有人可以拉下臉來,說上一句不如我們從頭來過,於是過去的,就永遠過去了。只求現實世界,有人可以不要臉面的去愛。

哈哈哈,一把拉下了女同学的裤子,女同学好心拉你,这要妹子以后怎么办?求妹子心理阴影面积!真是太逗了!以后女生拉你就这么办!

掃描著她的一切,多麼令人動容的面貌,多麼不想放手….

特別欣賞片子的色彩和剪輯,對於眾多細節的精緻刻畫能夠讓人不自覺地墮入其中。終於有一點明白了,為什麼精貴的電影膠捲里連開個車門都要大半天,而電視劇里情節卻那麼跌宕起伏。生活哪裡來得那麼多戲劇化,光倒水、喝水與上廁所這三個動作一天就不知道要重複多少次,所以電影里對這些細節的刻畫往往會讓你觸動與共鳴。真正好的演員的小細節,不是劇本上寫的,都是自己的真情流露。到現在,看過張國榮那麼多的片子,感覺都是在演他自己。所以,現在常常是,一個片子,有哥哥,就會去看。

看了好久好久....見懷中的人睫毛微微顫動

寂寞的人都一個樣,黎耀輝終於想明白了這個道理。那又何必怪罪何寶榮多如繁星的男友,實際都不及你涼月的一絲清輝。所以嘍,不如從頭來過,哪怕一切照舊。

知道金容仙要醒來了,便闔上眼睛裝睡

醒來的金容仙在文星伊的懷抱裡磨蹭了好幾下

輕輕的喚著文星伊

「byul啊??」

文星伊睜開眼睛

眼裡滿是愛意...看的金容仙都害羞了起來,撇過頭

「不要看我...現在很醜吶」

文星伊伸手將金容仙的臉給掰了回來

「不會,因為妳怎樣都美」

聽著文星伊直白的話語,金容仙紅通通的耳朵已經出賣了自己,看著如此羞澀的容仙...文星伊忍不住的輕輕的吻上懷中人

「早安,我的女朋友」

心不甘情不願的兩人賴床著,直到金容仙的肚子傳來抗議聲,這才甘願起床

兩人像情侶般的一起刷牙,一起吃早餐,一起看電視...沒有人去提24小時的事情

能躲避得,誰想面對?

看著天色越來越晚,文星伊和金容仙的對話更少了

此時金容仙發現手機傳來鈴聲....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名字

臉色暗沉了下來,而文星伊也查覺到了....

「不要接,在等一下,在等一下就好,我會把妳還給他的.....」

金容仙聽到文星伊令人心酸的哀求後,便將手機放下

走到文星伊旁邊,輕輕的擁著她

兩人此時的擁抱像是離別的氣氛,如此的不捨??

「容仙...我真的好愛妳!」

「byul啊....你對我來說很特別,如果沒有他的出現,而你也跟我告白....或許...一切會不一樣吧….」

此時金容仙也悔恨當初為了那道隱形的高牆,答應那男人的交往...

懊惱著自己沒有足夠的勇氣面對自己的心意

矛盾又痛心的時刻,漸漸發現自己就是那個罪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時間依舊不等人的來到了24小時的最後一刻

文星伊倔強的困住眼淚,失落地將金容仙送回家??

一路上沒人打破沉悶,車一停下,便代表終將面對

文星伊往副駕駛座靠近,在金容仙唇上留下道別吻

「我愛你,妳要幸福」

金容仙輕撫著嘴唇,壓抑自己想擁抱文星伊的衝動,匆忙下車…

倉皇的腳步有點蹣跚,每一步都足以刺痛的貫穿心臟

驚見家門前有人在等他....是那個上一秒沒也不想面對的人

趨於現實,無法逃避

不捨的往車上看,身體一邊邁開步伐往那人走去

只見那人慌張的往金容仙奔去

抱著金容仙....

「你去哪了?電話也不接....」

金容仙就這樣沒有再回頭的被那人帶進屋裡...

直到看不到金容仙身影的文星一

像是哀悼般的呆滯,過了良久,才發動車子....

「再見了,容仙」

兩天後.....

「onni...幹嘛不接電話」

找不到人的丁輝人在內心痛罵著文星伊,一旁的安惠珍則是不死心的撥通那沒人接聽的號碼

文星伊看著螢幕上丁輝人傳來的簡訊,可想而知安惠真與丁輝人的著急

外加20幾通的未接來電

漠視這一切,將手機丟至一旁

起身收拾著行李....

另一邊安惠真拿著手機持續的焦慮踱步??

「輝人啊,要去問容仙onni嗎?」

丁輝人看著沒有動靜的手機...

「好吧??」

丁輝人和安惠真一起走到金容仙的辦公室外

看著正在忙碌的人,顧不得那麼多,還是闖了進去

「onni....有空嗎?跟我們談一下」

金容仙發現兩人臉色微漾,便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跟隨兩人來到頂樓

到了樓頂??丁輝人和安惠真不敢開口,兩人竊竊私語,讓一旁的金容仙有種不祥的預感,終於開口

「輝人、惠真,你們倒是快說啊??發生什麼事情了」

丁輝人推了安惠真一把,

「你說....」

被突如其來的衝撞而往前站了一步的安惠真,嘆了口氣….

「onni.....星伊onni??他離職了!而我們現在找不到他的人」

聽見安惠真的話,金容仙馬上拿起手機.....撥出那個極為熟悉的號碼

「你撥的號碼,目前沒有回應」

金容仙不相信的持續重播,但傳來的冷漠聲音還是一樣

看著眼前的人,丁輝人走到金容仙身旁

「onni...別打了!我跟惠真已經打了好幾十通了,看來星伊onni鐵了心不接的…」

金容仙紅著眼眶看了兩人一眼

「不可能,byul阿說他不會離開的,幫我請假,我去找他」

轉身奔跑著離開公司往文星伊家奔去

一到文星伊家的金容仙發現大門是打開的....

走進一看整間房屋都已經淨空

金容仙無助的倚靠著牆慢慢的滑落坐在地上

「你說了,會一直在我身旁的.....」

頹廢的容仙回到家,按照慣例的打開信箱,赫見有封沒有郵戳的信

直覺地認為是文星伊留下的,急忙的拆開....

(我最愛的容仙:

對不起,我說謊了,說好要一直陪在你身邊的!我卻做不到,光想到你身邊的人是其他人,我就無法喘氣,但是真心希望你能幸福....不想勉強你接受我,那一天....

會是我這輩子最幸福最難忘的的一天,謝謝你,謝謝你接受我無理的要求!我可以想成你也喜歡我嗎?不是我的幻想,而是真心喜歡我!曾經想過繼續守候在你身旁??

可是我害怕,怕我就這樣介入你應該幸福的正常生活!就讓我以為你也愛我的這樣離開吧,對不起,我愛你                                  文星伊筆....)

看著信,金容仙止不住的流淚

傳著對方不確定能否收到的訊息

「byul啊,你在哪?」

文星伊此時已經身處三萬英呎的高空....

訊息,就像石沈大海般的永遠沒有回應

另一頭….抵達目的地的文星伊

看著入境口的歡迎標誌,才有了實感

( welocom to Zurich )

出境後,看見遠遠的有個嬌小的女孩,舉著立牌

上頭有著自己的名字,看來,是新公司派來接送的人呢

在女孩的帶領下來到公司早已安排好的住處整理著行李

像是想起了什麼重要事情

急忙地拿出電腦,傳送著郵件

(輝人:你和惠真要好好照顧容仙,不要讓那個人欺負容仙,如果被我發現,我會回去找你們算帳的,還有,對不起,一聲不響的離開!

你跟惠真應該嚇到了吧,等我工作穩定後,我會聯絡妳們的,有空還可以視訊,但千萬不要告訴容仙....讓他好好的生活吧!)

按下傳送鍵的文星伊,正想將電腦給闔上

卻聽見傳來新信件的提示聲

點開了信件

文星伊露出了在瑞士的第一個笑容.....

(星伊onni請先原諒我接下來的這句話,你這個王八蛋,失戀搞失蹤真的很爛,你放心我才不會讓別人欺負容仙onni!還有你千萬不要被惠真遇到....

下場會很慘的!onni....好好生活吧!雖然不知道你在哪裡,但我們與你同在,你懂吧?)

文星伊看完信後,環顧了四周....

「我會好好生活的,你放心...」

一年後….

「呀,丁輝人,再偷吃我的炸雞妳就完了」

安惠真從廁所出來發現丁輝人在偷吃剛送來的炸雞,急忙衝回客廳,拍掉丁輝人手上的食物!

聽到客廳傳來陣陣的吵鬧聲....屋主從房內走了出來!

「炸雞是只有一隻嗎?這樣也要搶!」

金容仙看著搶食的兩人,頻搖頭

逕自的坐在沙發上,不去理會戰鬥中的狗與獅子(?)

自從文星伊離開後,金容仙像是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的持續生活,在丁輝人和安惠真的眼裡...看起來就像文星伊從來沒有出現在金容仙生活中一般的平靜??

金容仙拿出手機

「byul啊,過的好嗎?輝人和惠真還是一樣吵呢」

傳送著不會有回應的訊息

是金容仙這一年來默默養成的習慣??

===你,好嗎?===

「來了來了,惠真啊,快點過來」

丁輝人緊盯著電腦,手忙亂朝著安惠真的揮著

示意他趕緊過來

看著螢幕跳出一個人影,丁輝人興奮的大叫

「啊啊啊啊,星伊onni啊~」

這時安惠真也走到螢幕前,大力的噴了鼻息~

「哼~~~onni....你也真夠狠的,都一年了,才看見妳的人,要不是你先連絡我們,我都想報警了拉~」

文星伊看著螢幕,看著兩個好朋友,你一句我一句的

彷彿像他們兩人就在自己身邊一樣

丁輝人仔細的盯著螢幕...

「onni!你變瘦了對吧!?沒有好好吃飯嗎?」

還沒有讓文星伊回答的機會,安惠真又忽然冒出來

「onni....你到底在哪裡?我和輝人可以去找你啊」

連續聽著兩人的問題,文星伊噗哧一笑

「到底要我先回答誰的問題啊?一個一個來啦??」

三個人,一年未見,諸多疑問和關心填滿了三人之間的空隙

但丁輝人和安惠真都很有默契的略過不該提起的某個人,某些事

對談中,丁輝人和安惠真得知玟星這一年來的近況,同時也知道了文星伊人在伯恩,丁輝人問文星伊什麼時候回來,可他沒有正面回答,只說有機會會回去的....

文星伊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兩個人,自己其實有問題想問

還在猶豫的時候,螢幕傳來兩人在講悄悄話的聲音

「呀,惠真啊~手機手機手機啊??」

丁輝人指著桌面上震動的手機急忙的遞給了安惠真

看著手機屏幕上的名字,眼睛瞪得諾大的看著丁輝人

「啊啊啊啊是容.....」

才剛講出第一個字,安惠真的嘴便再也發不出聲響,因為丁輝人的手給嗚住了

用眼神示意螢幕上的人還在聽著,將慧貞一腳踹到旁邊去,假裝沒事的轉回螢幕前

「onni!沒事沒事」

文星伊確實有聽到安惠真沒說完的話

其實也不用猜想是誰讓他們反應這麼大

但文星伊選擇不忽略...

「輝人啊,我等下要去忙了,幫我跟惠真說一聲啊??」

「啊~onni!知道了,要好好吃飯喔」

收到丁輝人的叮嚀,文星伊調皮地沖著螢幕擺了個鬼臉

「知道了,你們也是!掰掰」

「onni~bye 」

道別後,丁輝人怒氣沖天的走向安惠真

扎實的賞了她一個拳頭

「什麼不說,說容仙onni的名字,找死啊你」

安惠真滿腹委屈的看著揍他的人,覺得冤枉

「我就太驚訝了啊,哪有這麼剛好的事情??偏偏在我們跟星伊onni視訊的時候打來」

「算了,反正星伊onni好像沒聽到,倒是容仙onni打來有什麼事情?」

安惠真聳聳肩看著丁輝人

「沒說,只說要來找我們....」

丁輝人點點頭,卻忽略視訊對話窗還沒關閉

另一頭的文星伊還坐在螢幕前聽著他們的對話!

帶著興奮與矛盾的心情,文星伊不打算關掉視窗,而是認真聽著他們的對話??

「容仙onni,還跟那個人在一起吧?」

安惠真再度聳聳肩??

「應該吧,容仙onni從來不提這件事情的」

丁輝人嘆了口氣

「這兩個人,唉…」

此時門鈴適時地響了

「應該是容仙onni吧」

丁輝人蹦蹦跳跳的去幫金容仙開門

「來啦~onni」

安惠真則是貼心的從廚房端了杯水給金容仙

三人都坐下後,丁輝人正想詢問金容仙來訪的目的時...

見金容仙從包包裡拿出一封信

「我....下個月要離職了,這封信,如果有機會,幫我轉交給星伊吧」

丁輝人和安惠真完全無法反應,無法理解為甚麼要離職,

還要拿封信給文星伊?

螢幕另一頭的人...同樣滿肚子問號

「離職?onni要去哪?」

丁輝人提出了關鍵性的問題....

而金容仙也不打算拐彎抹角

「結婚,日期已經決定好了,你們要來參加喔!」

金容仙投下了一枚堪稱核爆等級的震撼彈

三人沈默了好幾秒...金容仙沒有再多說什麼的站起身

「信就麻煩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丁輝人和安惠真都還沒有來的及反應,金容仙早已穿好鞋子,也打開大門了

直到大門被關上後,碰的一聲

才讓兩人回甚,面對面看了一眼,齊聲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發生什麼事情啊??」

丁輝人整個就像消氣了一般,往電腦桌走了過去

拿起滑鼠正想關閉電腦

卻發現,視窗只有縮小....那代表.....

「onni,你還在對吧,聽到了吧??」

文星伊沒有出聲,因為害怕自己哽咽的聲音被他們聽到,選擇不說話

能狗體會文星伊心情的丁輝人識相的不在追問甚麼

「等下我把信件掃描,再傳送給你」

安惠真從輝人背後走了過來,納悶的丁輝人是被消息震驚的精神崩潰而獨自對著電腦說話

「你在跟誰說話?」

只見丁輝人舉起手,比劃著電腦螢幕

探頭一看...

「oh~是星伊onni.....我的老天爺!!!!!」

安惠真扶著發燙的腦袋瓜走到沙發坐了下來

掃描完信件的丁輝人,選擇忽視一旁安惠真的碎念,傳送郵件後

「onni??傳過去了…」

其實極度擔心著文星伊的丁輝人,看著忽然彈開的視窗,裏頭的文星伊,哭得不成人形,著實感到不捨??

「onni....還要在後悔第二次嗎?」

文星伊抬起低下的頭,投給了丁輝人一個難看的笑容

「知道了,拜拜!」

文星伊快速的視窗給關閉,急忙的打開郵件

信很短,可卻讓文星伊崩潰到無法自拔

(byul啊,對不起,我不能等你了!

我有我的理由不能等了

你也要幸福....

容仙筆)

你一直在等我嗎?

是這樣嗎?

錯過了,不會再有機會了吧

你真的要幸福....很可惜的是

這一年來,我無法忘記你!

我還記得你那令我難以忘懷的笑容

你幸福嗎?

我很幸福,因為我還沒忘記妳的臉

我想,這輩子,你的笑容與一切

就這樣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忘記你,沒有很難,對吧?===

一年前...

剛到伯恩已經一個月的文星伊

一個人走在街頭上,在住家附近閒晃

要不是新公司的老闆出差一個月,文星伊早已經到公司報到

哪還有時間在這裡閒晃,當初一下飛機被安排到公司承租的宿舍後

只接到了老闆傳送來的訊息

(你好,文星伊小姐,我是你新公司的董事長,而我接下來將出差一個多月,這個月你就當作休假,好好的了解瑞士的風土名情,身為董事長助理的你,董事長不在,你也沒有得工作,但請放心,這個月還是會支薪的!我們一個月後見)

想著上工的日期逐漸接近,文星伊其實很開心,終於可以擺脫整天無所事事的生活了

難得今天心情好,文星伊悠哉地出門閒晃

順便要去超市購買今天晚餐的材料

進到了超市,隨手挑了幾樣東西

要結帳時,卻發現自己沒帶錢包

「啊,我的錢包.....」

文星伊一臉尷尬的看著收銀人員

「sorry....I forget my...」

話還沒說完,眼前出現一隻纖細的手掌,上頭還拿著一張信用卡

「用我的吧??」

文星伊轉頭一看,是熟悉的亞洲臉孔

而且還說著和自己一樣的語言

「啊,沒關係,我回去拿就好,謝謝你」

那人不理會文星伊的拒絕,硬是將將信用卡拿給收銀人員

示意他結帳....

在對方的堅持下,文星伊的商品已經結完帳了

拿著收銀人員打包好的東西

文星伊只能一直對那人鞠躬道謝

「謝謝你,請你留銀行帳號給我,我匯給你吧」

那人不發一語的留了自己的銀行帳戶後,便打算離開

文星伊激動的喚住了那人

「啊,忘記問你叫什麼名字了!」

那女孩轉過頭

「我叫Krystal ...bye」

「krystal啊.....」

一個禮拜後,文星伊來到了一棟企業大樓前

看著彷彿高聳入天的樓層,壓力一下襲上身

當初打算離開時,正好朋友告訴他,瑞士伯恩有個企業主需要一位秘書

寄送了履歷後,連視訊面試都沒有,文星伊就莫名其妙的合格了

一開始抱持著試驗的心態,根本不抱任何希望,完全覺得自己不會錄取

沒想到當天就被通知錄取了....也奠定了文星伊離開的想法

進入大樓後,文星伊拿著臨時員工證

到達新公司的樓層,拿著人事文件給櫃檯後

櫃檯小姐將他帶到董事長辦公室前,示意他進去

禮貌地敲了門後,文星伊轉開門把

將門帶上,ㄧ轉頭頭,發現熟悉的臉孔

「啊,Krys...啊,不對,董事長好」

發現自己講錯話,文星伊悄然的低頭

「沒錯是我...看來我們滿有緣的噢??」

兩人並沒有太多交談,krystal 便喚來另一名秘書

交代著事宜,並為文星伊安排工作

隨後人就被那名秘書給帶出去了

Krystal看著關上的門

臉上蒙上了一層陰霾.....

看著自己的辦公桌,文星伊這下才有真實感

期許著自己的新工作

便開始著手了解公司結構與董事長的資料....

「文星伊....你,為什麼會來伯恩?」

看著準備拿著文件走出去的人,krystal忽然開口

文星伊乖順的轉過身

「報告董事長,只是湊巧而已」

Krystal摸摸自己的下巴

「可這湊巧,也太剛好了….」

文星伊沒有說話,點點頭

為了想早點逃離這尷尬的氣氛

文星伊得過且的想要跳過問題

沒得到答案的krystal,哪可能那麼簡單的放過文星伊

Krystal想要再問些甚麼,對上文星伊憂鬱的雙眼

查覺到了,和自己一樣散發出的悲傷神情

不等krystal開口,文星伊一句話堵住了krystal的眾多疑問

「董事長為什麼好奇呢,您看起來不像是會八卦的人啊」

Krystal整個臉垮了下來

「我不問了…你出去吧」

文星伊看著翻臉比翻書還快的Krystal

默默的鞠了躬,離開了董事長辦公室.....

其實

Krystal這幾個月來看著每天安靜工作的文星伊,不跟同事聚餐,公司的娛樂活動也一律不參與,吸引他想要更了解文星伊到底藏有什麼故事??

或許是好奇,或許是因?自己背後也有著某些故事,就像是同病相憐似的....

「欸,文星伊...」

被點名的文星伊正要離開辦公室

忽然被董事長給喚住

「董事長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冷面董事長看著文星伊

「身為董事長的我,如果約你喝酒,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聽著krystal語帶威脅的話語,白癡才會拒絕

連忙點頭

「我隨時都有空...」

Krystal滿意的看著文星伊,擺了擺手

「沒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好幾個月就這樣過去了

文星伊也早已經忘記當初喝酒的邀約了!

每天的生活千篇一律,上班下班回家

只要腦袋閒置時,就會浮現金容仙的臉

一想起他,文星伊的心就會不由自主的絞痛

想起和她渡過的時光,文星伊笑中帶淚

既開心,又痛心.....

「容仙,忘記你,真的好難....」

看著原本使用的手機,好幾度想要打開它

想要聯絡金容仙,告訴他自己有多想念他....

缺少了勇氣,就是沒有勇氣.....

默默的把手機再度埋進抽屜的深處.....